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20-05-21 14:00 浏览

原标题:商汤征韦顾、伐昆吾、灭夏桀,顺乎天而答乎人

大洼潇万环保有限公司

每天一篇中国史,本篇系经典中国通史之《夏商史话》连载19 ,迎接收望。

夏桀灭有缗之后,总揽阶级内部的矛盾更添激化。为了不悦目察夏王朝的情况,伊尹向汤出谋,由他亲自去夏王都住一段时间,不悦目夏的动静。汤就准备了方物(土特产)贡品,派伊尹为使臣去夏王都朝贡。

伊尹带着追随、驾着马车、驮着方物、贡品来到夏王朝。但是夏桀不在王都理政,而是在河南的离宫——倾宫寻欢作笑。伊尹只得又去倾宫朝见夏桀。

夏桀见了伊尹后,只问了问商侯为什么要灭失踪葛国,伊尹回答说:“葛伯不举走祭祀,商侯送给他牛羊他也不祭祀,又派亳人协助他耕栽,他不光不感激,逆而戕害送饭的人。商侯见他是大王的诸侯,如此不仁,有损大王之威,才将他诛杀。”

夏桀点了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伊尹又奏道:“商侯派臣下前来贡职,不知大王有何差遣。”夏桀未在意地说:“你先回王都住下吧!有事时再传你。”

就如许伊尹在夏王都一住三年,而夏桀镇日只知饮酒作笑,把朝政舍之不理。

伊尹将夏桀及王朝的情况不悦目察晓畅之后,就回到了商,向汤献计说:“夏自禹建国以来,已通过四百众年,夏王是天下爱崇的共主——天子。虽桀暴虐无道,民有死路恨,但在诸侯中仍有威信,绝不及很快伐桀,只有期待时机再走动。”

伊尹和仲虺商议后,向汤献了一策,就是不及急于兴师伐桀,还要蓄集更大的力量,不息减弱制定夏王朝的势力,期待时机。汤批准了伊尹的主张,作了积极的准备。

在夏王朝的诸侯、方国中,自夏桀灭有缗氏以后,固然叛离者不少,但制定夏王朝的也还不少,忠于夏桀的也不是异国。在东部地区就有三个属国是忠于夏桀的:一个是彭姓的豕韦(今河南滑县东),一个是己姓的顾(今山东鄄城东北),一个也是己姓的昆吾(今河南濮阳境内,一说在河南新郑境内)。

这三个夏属国的势力都不幼,他们所处的地区又与商较近。汤灭葛以后,又慑服了一些不归顺商的诸侯、方国,所谓“十一征而天下无敌”。

但这三个方国执意以商为敌,他们监视着商汤的运动,还频繁向夏桀通知。因此,汤和伊尹、仲虺信念除失踪这三个夏桀的羽翼。就在准备进征豕韦时,夏桀得知汤还在不息讨伐诸侯,扩大商的势力,于是派使臣至商召汤入朝。

在一个联相符的王朝中,天子召见诸侯是频繁的事,汤也异国拒绝就带领追随来到夏王都。夏桀得知汤已来到,就下令将汤囚禁在夏台(也就是钧台,在今河南禹县)。

这边是夏王朝竖立的监狱,古书中说:“三王首有狱,夏曰夏台,殷曰牖里,周曰囹圄。”(《白虎通义》卷九)。

伊尹和仲虺得知夏桀将汤囚禁首来以后,就收集了很众至宝、玩器和美女献给夏桀,乞求开释汤。夏桀是一个贪财益色之徒,望见商送来的很众至宝、玩器和美女,专门起劲,也就下令将汤开释回商。

夏桀囚汤之事在诸侯、方国中引首了更大的恐慌,“诸侯由是叛桀附汤,同日贡职者五百国”(《宁靖御览》卷八十三引《帝王世纪》)。

这个记载虽有些夸张,说联相符天就有500个诸侯到汤那里去任职,但是在那时“幼邦林立”的情况下,正本都是臣服于夏,是夏王朝的属国,现在因惧夏桀的暴虐,纷纷投奔商,愿助汤灭夏,或干脆就到商都供职,这是十足有能够的。

以是夏桀囚汤不光异国达到责罚的主意,逆倒添速了其总揽基础的瓦解,更添减弱了本身的势力。

汤回商以后,见叛夏归商的人愈来愈众,就和伊尹、仲虺商议讨伐豕韦和顾国的事。通过一番谋划和准备之后,汤和伊尹就率领了助商各方的说相符军队,先对豕韦袭击。

汤率大兵压境,豕韦连求援都来不敷,很快就被商军衰亡。豕韦被灭,顾国势单,汤接着又挥师东进,乘胜也将顾国灭了。韦、顾二国的土地、财产、人民尽归商一切。

地处韦、顾二国北邻的昆吾国,相传是祝融的子女封在昆吾所建的一个方国。它在夏王朝的属国中算是一个较大的方国,国君被称为“夏伯”,可见昆吾虽不是与夏后氏同姓,但有关是很亲昵的。

夏伯见韦、顾二国被汤所灭,立即整理昆吾之军准备与商相战。同时派使昼夜兼程赴夏王都,向夏桀通知商汤灭韦、顾二国的情况。夏桀专门死路怒,于是下令首“九夷之师”,准备征商。

汤本想率军去灭昆吾,然后征东夷,进而灭夏桀。伊尹不准了汤, 并说:“东夷之民还按照桀的调遣,听夏的号令,此时去讨伐不会取得胜利,灭夏时机尚未成熟,不如遣使向桀入贡请罪,臣服供职,以待机而动”。

汤采纳了伊尹之谋, 一时收兵。备办了入贡方物,写了请罪称臣的奏章,派使臣带到夏王都,在倾宫中朝见了夏桀。

夏桀见了贡物和请罪奏章以后,和身边的谀臣们商议,谀臣们就向桀祝贺说:“大王威震天下,谁也不敢逆叛,连商侯也知罪认罪能够不兴师讨伐,安享宁靖。”夏桀就下令罢兵,照样镇日饮酒作笑。

夏桀下令罢兵不讨伐商,可是一年之后,工程案例昆吾的夏伯自恃其能,率军向商袭击。伊尹见昆吾物化心塌地效忠于夏桀,齐心与商为敌,就请汤率军迎战昆吾。一战而大败昆吾军,再战而杀夏伯灭昆吾,并昆吾土地、人民入商。

伊尹又出谋说:“今年本答向桀入贡,且先不入,以不悦目桀的动静。”汤用其谋不再向夏桀入贡。当夏桀得知商汤又灭了昆吾,而且不再入贡,又下令“首九夷之师。九夷之师不首,伊尹曰:可矣。汤乃兴师”(《说苑·权谋》)。

夏桀下令召集东夷的军队讨伐商汤,但因桀逆复无常,昆吾又是助纣为虐,与商为敌,东夷的首领们也望出夏桀不会永远,就不听调遣。 伊尹望见九夷之师不首,灭夏的时机成熟了,就请汤率军伐桀。

汤和仲虺、伊尹率领由70辆战车和5000个步卒构成的军队西进伐夏桀。夏桀召集了夏王朝的军队,开出王都。夏商两军在 鸣条(今河南封丘东,或说在今山西运城安邑镇北)之野重逢,睁开了大会战。

会战最先之前,汤为了挑唆士气,齐集了参添会战的商军和前来助商伐夏的诸侯、方国的军队,宣读了一篇伐夏的誓词,汤说:

你们行家听吾说,并不是吾幼子敢于随意的以臣伐君,图谋不轨。乃是由于夏王桀有很众罪凶,天主命吾去诛伐他。你们行家都晓畅桀的罪在于他失踪臂吾们稼穑之事,侵占人民农事生产的收获,迫害了夏朝传统的政事。

正如吾听见行家所说的,桀之罪还不光是和他的一些奸谀臣子侵占人民的农事生产收获。为了他们淫逸享笑,还聚敛诸侯的财物,供他们挥霍,害得夏朝的人都不得安居。行家都相反的不与桀一条心,还指着太阳来诅咒他,何日衰亡,行家都愿同他一首亡。这已经是天怒人仇。

桀的罪如此之众,天主命吾讨伐,吾怕天主责罚吾,不敢不率领行家讨伐他。行家辅助吾讨伐,倘若天主要责罚,由吾一人去领受,而吾将给行家很大的犒赏。你们不要不坚信吾的话,吾决不误期。倘若你们有不听吾誓言的,吾就要杀戮不赦,期待你们不要受罚。

这就是《尚书》中的《汤誓》,这是一篇汤在鸣条会战前的动员令。

商军经汤动员以后,士气大振,都外示情愿与夏军决一物化战。夏军士气矮落,人有仇心。两军交战的那镇日,正赶上大雷雨的天气,商军不避雷雨,英勇奋战,夏军败退不止。夏桀见兵败不走收拾,就带领500残兵向东逃到了三朡(今山东定陶北)。

三朡是夏王朝的一个方国,三朡伯见夏桀兵败逃来,立即排兵布阵以保夏桀,并扬言要与汤决一物化战。汤和伊尹见夏桀投奔三朡,即麾师东进。商军和三朡军在郕(今山东汶上北)交战,效果商军打败三朡军,杀了三朡伯,争夺了三朡伯的宝玉和财产。

夏桀见三朡又被汤所灭,仍就带了那五百残部向南逃脱。汤和伊尹率军紧追不放,夏桀逃到了南巢(今安徽寿县东南),商军追至南巢,夏桀又想从南巢逃跑,但是刚走到城门口就被商军捉住。

汤将夏桀流放(监禁)在南巢的亭山,“桀谓人曰:‘吾悔不遂杀汤于夏台,使至此’。”(《史记·夏本纪》)也就是夏桀被监禁在南巢后专门死路怒,对望管他的人说:“吾很懊丧,异国将汤在夏台杀失踪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商朝竖立后的第3年,夏桀就郁闷愤病物化在亭山。

汤和伊尹为了彻底息灭夏王朝的残余势力,又率军西进。由于韦、顾、昆吾和三朡如许一些较有势力而又忠于夏的方国都被商汤所灭,商军在西进的路上就未遇到大的招架,很快就霸占了夏都斟鄩。

夏朝的亲贵大臣们都外示情愿臣服于汤。汤和伊尹慰问快慰了夏朝的臣民后,就在斟鄩举走了祭天的仪式,向夏朝的臣民们外示他们是按上天的意志来诛伐有罪的桀,夏后氏的“历数”(帝王相继的世数)已终。这就正式地宣告了夏王朝的衰亡。

吾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仆从制的王朝至此宣告终结。这一年大约是在公元前1750年至公元前1700年之间。

商代后人赞颂他们开国之君商汤的功绩时说:“韦顾既伐,昆吾夏桀。”(《诗经·商颂·长发》)就是说,汤是先讨伐韦、顾两国,然居才灭昆吾和夏桀。

汤和伊尹在夏王都告祭天地以后就率军回到了毫。这时期商的声威已达于四方,各地的诸侯、方伯以及大大幼幼的氏族、部落的酋长们都纷纷携带方物、贡品到亳来朝贺,外示臣服于汤。就连远居西方地区的氐人和羌人部落 也都前来朝见。数月之间,就有“三千诸侯”大会于亳(《逸周书·殷祝》)。

400众年前夏禹建国时在涂山大会诸侯时,“执财宝者万国”。通过400众年的发展,这些上万的“诸侯”由于兼并、融相符,到汤建国时,只有“三千诸侯”。但是这时商汤总揽的地域远比夏禹时大。

汤对前来朝贺的诸侯皆以礼相待,汤本身也只居于诸侯之位,外示虚心。“于是诸侯毕服,汤乃践天子位”(《史记·殷本纪》)。 也就是在“三千诸侯”的制定下,汤做了天子,告祭于天,宣告了商王朝的竖立。

古书中把汤伐桀灭夏称做“ 汤武革命,顺乎天而答乎人”(《周易·革》)。“革”的本意是指皮革,兽皮去其毛而变更之意。“汤武革命”是说商汤变革夏王桀之命。“顺乎天”是商讲究迷信,凡作一事都说是上天的意志,以是是 顺天命。“答乎人”就是得人心的走动。

商汤革命是吾国仆从社会中一个仆从主的总头现在,革去另一个仆从主总头主意命,虽革除了夏桀的暴虐,但照样是仆从主阶级的总揽。以是后世人们又称为“贵族革命”。吾国历史上的第二个仆从制王朝,也就是在汤革了夏桀之命后竖立首来的。

汤通过20年的讨伐搏斗,末了灭了夏王朝,联相符了自夏朝末年以来纷乱的中原,限制了黄河中下游地区,其势力所及,远远超过了夏王朝。

以是商代的后人赞颂说 “昔有成汤,自彼氐羌,莫敢不来享,莫敢不来王,曰商是常。”(《诗经·商颂·殷武》)有趣是说以前商汤的时候, 连远在西方地区的氐人和羌人都不敢不来进贡和朝见,都说商汤是他们的君主。

汤灭夏后奠定了商王朝疆域的基础。

关注

原标题:超预期财报及华尔街上调目标价 哔哩哔哩早盘大涨逾7%

 

原标题:北京扔厨余垃圾一定要“破袋”吗?官方回应来了


Powered by 渡掉科技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3 版权所有